不知道起个啥名字

昨天晚上看了一节腿姐毛中特的课,晚上做梦就梦见了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场景(想象的)→_→
激动的不要不要的

现在裹挟着我的,是深深的不自信。

也别太压抑自己娄

大佬们,保研的保研,出国的出国。
而我要考本校。
怕,人生差距就此拉开,拉的越来越开。

YOU LIVE ONLY ONCE.
只能说,我是个更感性的人,而任婧,她更理智,也更有远见。
那年暑假,我们在KTV唱歌,陪刘凡通宵。晚上叫来了一堆子男生,后来走的只剩下聂哲。
晚上我扛不住了躺沙发上睡,其实也没睡着,听到聂哲关空调的声音,心中被觉温暖,对这个男生的好感也upup。 任婧没睡,听到她说到“你真暖啊”。
我还是假装自己睡着。
醒来以后,也没听到任婧给我说聂哲的这个举动。

要是我,八卦的我,爱瞎凑热闹的我,如果看到有个男生为一个女生做出这样的举动,一定会赶紧给这个女生说的。

任婧喜欢张柯尧,喜欢扈晓辉这样的,比较明显“优秀”的男生。也屡屡给我推荐ZKY,我也喜欢啊,但我一直没那个胆量。

就像这次的换学校风波,我真的缺远见,站在那个人生的岔路口上屡屡崩溃,脆弱地不堪一击,理智早已灰飞烟灭。最终,站在这条相对比较容易的路上,有点遗憾。

看麦子微博,去故宫博物院看展,那是我喜欢的事情,想起了我好像有许许多多要实现的梦。呆在闭塞的山西,感觉就像把还需要长高一大截的我,断了生长激素。

唉,其实我心态也不对,对环境的要求,比对自己的高多了。比如书要带足够多,但看的时候就放松了要求,总想找到最好的资源,利用起来却放松了自己。所谓眼高手低吧。

you live only once.  you just live once, don't make it just a solgan.

成长为什么痛苦?
从哲学的角度,成长是一种发展状态,向上但曲折、从内打破但也否定自己的现态。

“否定自己”不在人安全区舒适区内,故有些时候即使我们明白经受了这一番苦痛我们可能会到达一个新高度,但由于这种高度的不确定性和不能预知真正到达后的美妙,我们会本性会驱使我们变得懒散,逃避。

但当你真正成长,获得了正面反馈,肯定不会后悔——因为被否定的那个自己已经成为了过去式,你也真切体会到了新高度的美妙。

哲学是一种客观哲学,腿姐讲的通俗易懂,让人有学习的兴趣。

妈的,刚才差点跟舍友呛起来。

不犹豫了,就本校了。

现实点。

心态问题真是个大问题啊。
我的心,太重,太重,太重了。 就像这一书包的书,压的我,想逃跑。

坐在课桌前,学不进去,想如果我考不上怎么办。
放松的时候,战战兢兢,那么多书都还没看,自己又比别人落后了多少。
晚睡,为了赶进度,但进度并不理想。
早起,自己就醒了。
感觉不困,但状态并不好。
如果换学校,想,周围人都考上了,自己不服气。

自动忽略自己曾经做过的努力,在大夏天专注看全书的状态,怀疑,不断怀疑,做什么怀疑什么。

一介怂人,只能接受好结果的怂人。

大意就是"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多做题,多做题,多做题"

想起以前,战战兢兢,(其实现在也是),做题本事没多大,却总想着自己写字慢,耽误时间。

其实,想着怎么把写字速度提快,怎么写节省时间,不如先把基本的办法练熟。真正耽误时间的不是写字速度,不是学会如何用最简练的语言,而是你不熟练。
而提高写字速度,精炼答题,是那些已经熟练答题模式,做的对的人要思考的问题。 
不同段位,的确需要考虑的东西不同。
人都是一个台阶又一个台阶提高的。

今天,两个细节值得被记录一下。
一个是去健身房上Helen的课,专业从事健身职业。他在叫舞蹈的空挡,会温习一些他应该也在学习的动作。
他热爱他的职业,从动作从言语中就能看出来。

我立刻联想到,我也应该有这份初心。 调动起好状态去学习。 然后,别把它当负担。

还有,在水房洗衣服,我插上卡摁了开关后发现不出水,水全从地上流出来了,我就把卡拔了去另一个接水了。
王艺君,也来接水,她也发现水全从地上流出来了,但她去找了是哪里断了,并且尝试去接上它。